1. <form id='abbbf'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嘲笑华西村负债389亿? 相比别的企业这不算个事

                2017-12-22    来源:牛熊交易室综合        8条评论
                导读: 近两日,一篇题为《中国最富村负债389亿天下第一村华西村到底经历了什么?》的文章在网络上发酵,引发了各路媒体的跟进,纷纷以“家天下”、“富不过三代”“跟不上时代”为华西村注评,一时间,华西村成了被嘲笑的对象。被媒体最常引用的是2016年

                原标题:别再嘲笑华西村负债389亿 两股IPO后将进入收割季

                近两日,一篇题为《中国最富村负债389亿天下第一村华西村到底经历了什么?》的文章在网络上发酵,引发了各路媒体的跟进,纷纷以“家天下”、“富不过三代”“跟不上时代”为华西村注评,一时间,华西村成了被嘲笑的对象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被媒体最常引用的是2016年华西村的资产负债率:“截止到2016年第一季度,华西集团总负债高达389.07亿元,资产负债率为68.78%,有息负债245.7亿元”。也有媒体查到大公国际2017年7月对华西村的信用评级,显示“华西集团截止2017年3月止,总资产541.26亿元,利润总额为0.55亿元,资产负债率为67.83%,较2016年有所上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嘲笑华西村负债389亿?

                68.78%的资产负债率很高吗?这是要看行业的。举一个例子来说,对银行来说,天然就是高负债行业,而如果有游戏公司有这么高的负债,那么它就很危险了。那么,要怎么看华西村的这个负债?

                回到这个问题的源头,我们要先来看看华西村的产业结构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钢铁、纺织、旅游是华西村原来的三大支柱产业,但随着近些年钢铁行业不景气,纺织业毛利率下降,乡镇红色特色旅游式微,华西村面临着巨大的转型挑战。看到潜在危机的华西村新任接班人吴协恩,2004年开始带领华西村走上转型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  除了矿产资源、远洋捕鱼、海运海工、仓储物流,华西村甚至开始涉足金融、电竞产业、游戏直播、阿里天猫魔盒等领域。吴协恩带领华西村转型的思路,总结起来就是:多元试错,多点开花,重点突破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这些领域中,吴协恩尤其重视金融领域的布局。

                2015年,华西股份开始全面涉足银行、证券、期货、基金等多领域。据了解,华西股份当年的投资收益就达到27.69亿,其业务规模虽然不足钢铁板块的1/10,利润却是钢铁的5倍。

                通过华西股份的官网,可以看到其子公司一村资本的并购业务范围,涵盖了TMT、医疗、游戏等行业和领域,宁德时代新能源、英雄互娱、点点互动,都是其投资企业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成立于2011年的宁德时代新能源,如今已成为一家全球领先的动力电池系统提供商。2017年11月10日,宁德时代对外公布了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,明年公司将正式上市。一村资本持有宁德时代0.238%股权。

                2015年6月16日创立的英雄互娱已经是新三板的明星企业,成立两年多时间估值一度达到200亿,就在2017年9月28日,英雄互娱也已完成Pre-IPO系列17亿元融资,上市之路就在眼前。一村资产控股的上海毅扬持有英雄互娱1.62%股权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就是,为外界“诟病”的华西村高负债率背后的故事。相比一般金融企业90%的负债率,华西集团68.78%的负债率可以说尚好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在互联网+时代下,华西村确实面临着不小的挑战,但仅拿着68.78%的负债率说事,显然并不太厚道。而当下的转型考验,对于华西村来说,已然并不陌生。在华西村的发展历史中,曾多次面临生死转型考验,但是都被淌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开始的考验是在上世纪的60年代,华西是远近闻名的穷村。三年自然灾害刚过,到处都吃不饱饭,而彼时刚当上村支书的吴仁宝刚上任就搞耕作革新,产粮大增,成了饥荒年月的大能人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在村民能痛痛快快的吃上饱饭后,吴仁宝又在1969年,带领村民偷偷办起了小五金厂。当时全国上下都在拼命地背红书语录,而吴仁宝却在这个时候瞒着外界拼命搞生产,但就凭着这一股不怕死的劲,吴仁宝的五金工场偷偷摸摸开了10年,赚了200多万。

                70年代的200多万,是什么概念?要知道,当时国营工厂工人的平均月工资是40多元,而当时的物价水平是:火柴0.02元一盒,食盐0.13元一市斤,酱油0.20元一市斤,食醋0.08元一市斤。可以说,那时候的华西村简直富得流油。

                但,华西村民还来不及高兴,另一个大考验又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十一届三中全会结束后,农村土地承包开始在全国进行推广,但这对于依靠集体制发展起来的华西村确是一个大问题。在吴仁宝看来华西人均半亩地,分了种地就得穷死,而当时吴仁宝正思忖着集中力量大办工厂。于是吴仁宝又开始冒大不韪,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做起了工厂。

                从1983年开始到90年代,药械厂、塑纺厂、板网厂、织布厂、铜铝材厂接连拔地而起,钢铁、纺织、旅游成了华西村的支柱产业。在把“质量第一”的理念落实在生产的实践中,华西村逐步成为产值超亿的富裕村。以钢铁行业为例,出口日本的不锈钢法兰占到中国市场的半壁江山,“华西扁钢”出口量占到全英国总量的五分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1999年8月,“华西村”在深交所成功上市,成为“中国农村第一股”,而“华西村”也成为驰名中外的“天下第一村”:家家住别墅,户户有汽车,人均存款上百万。

                可以说,在吴仁宝的带领下,华西村在一个又一个的时代转型当口,都成功的借势而上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,对于当下的华西村面临的挑战,我们不妨也用吴仁宝所说的“小发展大困难,大发展小困难,不发展最困难”的眼光来看待,期待华西村的下个十年。

                数据微信公众号
                长按上图二维码关注更多信息

                有问题 找 做调研 更专业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聚焦最新、最热、最有价值的产业资讯,追踪全球最热行业市场分析,提供最全面实时调研数据,全面提升您个人及企业的核心竞争力,一切尽在数据。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“千里眼数据调研网”,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。

                全文链接:http://www.azeup.com/news/U251046B6F.html